\

  原标题:做中国版的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

  夏威夷有一处活火山,每次火山喷发,周边植被都会受损,但它们能奇迹般地再生。牛奔听说这桩奇闻,决定去看看。

  这并非富二代游山玩水、揽胜猎奇的故事。当时牛奔在老牛基金会参与环保事务,他想看看那些神奇的植被是否有引进中国的可能。他不但考察了植被,还考察了当地多种创新农业、畜牧业。

  到夏威夷之前,牛奔随父亲牛根生一同到洛克菲勒家族交流家族慈善事业,他萌生了一个更重要的念头—跟妹妹牛琼共同创立一家基金会。

  洛克菲勒家族是最早的现代慈善家族之一。1913年,老约翰·D·洛克菲勒创立洛克菲勒基金会,1940年,小约翰·洛克菲勒的五个儿子又共同创立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。当今中国,家族基金会逐渐兴起,多为一代开创,二代参与,严格意义上的现代慈善家族暂未成形。而这只是时间问题,或早或晚,要看“二代”的反应速度。

  2004年,蒙牛集团创始人牛根生参考洛克菲勒基金会,在中国创立老牛基金会。此后,他携家人将其持有的蒙牛股份悉数捐出,家庭成员也相继投身于公益慈善事业。

  老牛基金会创立十年有余,牛根生的一双儿女—牛奔、牛琼决定以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为样板,在中国成立一家第二代基金会。

  2015年3月,北京老牛兄妹公益基金会(简称“老牛兄妹基金会”)正式注册成立。

  牛根生是中国现代家族慈善的先行者,而老牛兄妹基金会的成立,让牛氏家族再次超前,这一次,牛奔、牛琼成为第二代慈善的先行者。

  牛奔告诉《中国慈善家》,2011年随父亲访问洛克菲勒家族,让他“有生以来第一次对家族慈善事业产生如此清晰和深入的体悟”。他看到了创造巨富带来的巨大成就,也见到了由此而生的责任,他所认知的家族慈善从平面变为立体。

  牛奔微信号签名处写着:功到成处,便是有德;事到济处,便是有理。这两句话讲的是“务实”。这个1982年出生的家族二代没有将“感受”变成一篇《洛克菲勒家族探访记》,而是要将“感受”落地,让其家族慈善事业更进一步,也为中国现代家族慈善发展做出新的开拓。

  牛奔深入了解洛克菲勒家族的两大基金会后,几番思考,认为可将此种形式复制到国内。回国后,他激动地跟妹妹交流这一想法,二人一拍即合。

  2012年,牛琼随牛根生赴美,再度到洛克菲勒家族做考察。这次,她带着具体想法而来,目的明确。“我是想学习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的经验,回来后还要结合中国公益慈善的发展情况,做一些本土化的尝试。”

\

  牛琼考察归来,兄妹二人开始做更为具体的筹划。他们很清楚,老牛兄妹基金会的创立,将不可避免地成为中国二代慈善的某种参照。

  牛琼说,创立基金会的想法一产生,压力便随之出现。“我们有责任把基金会做好,要给其他善二代提供参考,甚至也要做好接受质疑的准备。”牛奔形容这种压力时,用的形容词是“巨大”。

  正因如此,兄妹二人格外细致谨慎。他们几乎用了两年时间做前期准备,除了要思考创立基金会的可行性,还要研究论证新基金会所要发展的业务方向。

  牛奔一直在老牛基金会参与环保业务,牛琼则倾力于儿童关怀。新的基金会业务范围确定为儿童关爱和支持青年创业项目,另一个重要方向,是在中国倡导和推动现代家族慈善发展。

  牛奔告诉《中国慈善家》,“这些业务方向有着共同的特点,就是关注未来。”

  业务方向和项目都已基本确定,兄妹二人也了解了注册程序,他们开始启动注册工作。不到半年,老牛兄妹基金会注册成立。牛奔任理事长,牛琼任副理事长,牛奔的妻子陈霄鹏任秘书长。包括三人在内,理事会成员共9人,有国内知名慈善机构管理者,也有投资公司高管和其他家族二代成员。

  “你看我们的理事构成,他们来自各个领域,各有所长。”牛奔说,“我们兄妹二人都还年轻,都是‘80后’,结合中国家族慈善发展情况来看,创立基金会在国内也是新的尝试。这样的理事构成主要是考虑让这家基金会少走弯路。”

  作为年轻的一代,他们不可避免地多了些“创新”的责任。

  老牛兄妹基金会现正在筹划、运作两个主要创新项目,一是与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合作的中国儿童电影公益基金项目,该基金将为贫困地区儿童免费放映电影,以此陪伴贫困儿童成长,让他们感受温情;另一个项目是正在洽谈阶段的理查德·洛克菲勒访问学人计划,这一计划每年将挑选中国杰出的青年公益人赴美深造。

  牛奔、牛琼低调一如他们的父亲牛根生。“我们是想再等个两三年,等项目做出一些成果,再适当对基金会做一些宣传。”牛奔说。

  牛琼与牛奔想法相同,她知道老牛兄妹基金会的创立只是开始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她说,“未来还需要一点一点去摸索。”

  他们为自己选择的人生路径简单明确,也很笃定。除了在社会投资、社会企业方面进行尝试外,并未考虑再踏足商业。兄妹二人与父亲牛根生后半生的目标一致,那便是家族慈善。

  慈善让牛琼的人生有了质的变化,此前她也做了很多不同的工作,后来才发现,那些工作都是在取悦自己。牛奔也有类似感受,他说,“作为长子,传承家族精神,尤其是传承牛氏家族慈善精髓,我责无旁贷。”而除了责任,他也真正体会到了父亲牛根生所说的“大快乐”。


2016年07月25日

王石:如果创新结果只是一碗面条钱 谁还去创新
王健林称做体育非心血来潮

上一篇

下一篇

牛根生家族第二代:做中国版的洛克菲勒基金会

全部评论()

  发表评论

王石:如果创新结果只是一碗面条钱 谁还去创新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