执着而行,丹心于油彩中的光芒_——许玉华的风景写生
 

 许玉华:特级美术师(享受政府津贴)
 

    江西玉山人,职业画家,先后毕业于江西景德镇学院、江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。1991年创办“三人美术学校”,中国美术教育委员会会员、中国艺术促进会会员、江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、景德镇美术家协会理事,景德三匠画院院长、翰墨研究院副院长、乐平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、乐平市书画院职业画师等。

 

执着而行,丹心于油彩中的光芒_——许玉华的风景写生

执着而行,丹心于油彩中的光芒_——许玉华的风景写生

    在艺术中,只有执着前行的人才有可能达到艺术的内核,这其中当然包括艺术家的行为思想、作品的精神风貌乃至创作手法和独特语言,这些因素的综合体现才成为艺术活动的终极结果。认识画家许玉华的油画作品及其艺术创作历程,让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艺术发生的某种原因成果。


    他是一个默默耕耘于艺术天地的人。他的作品屡获大奖,在艺术界声名日隆。现在,许玉华以一个人的行走,自觉或者不自觉地在追寻着前辈艺术家孤寂的足迹。这更像中国古人所谓的正心诚意、修身蓄德的过程,虽然他痴迷的是源于西方的油画。而所有艺术的本质都是相通的,海德格尔说,艺术作品的本源就是艺术家。当然,对于当代美术评论尤其是西方美术评论来说,他们更关注的是作品本身的美学意蕴和创造精神,对艺术家个人修养的高下往往不在话下,这一点与我们东方艺术批评确有差异。目前,中国油画界的一种呼声很有前瞻意义,就是“油画中国化”问题,他们正在倡导以油画的表现形式传达我们自己的文化内涵,并身体力行大胆实践。在西方油画“打”入中国“市场”一百多年之后的今天,我们重新思考这种艺术形式在中国的发展出路和最终旨归,是相当及时和有必要的。毋庸质疑,一切艺术形式都将服务于作者的思想情感的表达而不会是别的。那么,艺术家的个人修养和精神境界就成为了作品的灵魂和内涵。在这一点上,许玉华无疑早已经心领神会地进入了状态——他远避“名利场合”,潜心创作,孜孜于绘画语言的锤炼和思想境界的提高。以一种出世淡然的心态观照社会人生世俗百态,以一种近乎宗教般的真诚对待艺术。如此,功与日增,德与时进,自然心地澄明、天机迸发,发于绘画便有恣肆汪洋之境、深厚朴茂之风,令观者叹其艺之精能、得其神气之充沛而心动情合,从而领略其艺术的无穷魅力。

 

    纵观许玉华的绘画作品,我们首先感受到的是东西方文化交融贯通后的自然生发和勃勃生机。他有着几十年的油画写实功夫,他在充分学习西方绘画大师写实技巧的同时,自觉地将中国的写意精神不着痕迹地融入其中。绘画中,他更加强调用笔的书写感和线条的抒情性,在其灵变舒展的线条穿插往复中,我们分明看到了作者的情感波动和意气流淌。他在注重人物造型结构准确生动的同时,还嵌入了形象的适度夸张变异,这尤其表现在人物的形态表情上,使画面人物既有客观存在的现实感,又不乏奇特虚幻的写意味道。在其近作《回到拉萨》中,这些手法的运用几乎达到了浑然天成的化境,并且大胆采用了中国大写意画中的泼墨手法表现天空,使画面局部油彩淋漓,很显然,在这里画家把油当水、把彩当墨来用了。细察那些局部的颜料薄而且透,几乎看到了画布的肌理,这在油画创作上来说无疑是创举了。更重要的是,这些写意技法的发挥,恰到好处地表现了画作苍茫淋漓、斑驳模糊的历史感,与画作主旨不期而遇、相辅相成。当然,仅仅某些技法的相互融合利用并不能完全说明两种文化的真正贯通,而作为一种探索和努力的起点却具有着非凡的意义。

 

    在许玉华的油画中,我们读到了他对西方“光感”的独特理解和运用。很显然,画中的光源肯定不是来自一个固定的方向。画中的景物几乎没有影子,虽然明暗关系在物体的形体结构处被准确表现出来,但可以想见的是,写意油画的光线处理在这里仅仅为造型服务了,并把光的运用从客观写意的窠臼中解放出来,赋予更自由更主观的空间。这种光源点的自由跳动,与中国画的散点透视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他这种艺术手法的运用,直接导致了作品意蕴的“超自然”倾向,画面效果的光影斑剥、光芒流溢,使画中景物既有强烈的现实感又有虚灵的梦幻情境,余韵绵长遐想无限,极大地增强了画面的艺术感染力——这种光的流淌,自由,散漫,而又无处不在。


2017年01月13日

刘俊京养生书法的三境界
王炫凝:用歌声点亮艺术人生

上一篇

下一篇

许玉华的风景写生

全部评论()

  发表评论

刘俊京养生书法的三境界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